电子小说吧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电子小说吧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装迷情 >

一梦经年之春尽夜+番外 by:糍粑鱼

时间:2019-09-24 21:08 标签: 宫廷侯爵
文案: 她是深宫里长大的公主,更是两国联姻的棋子,不信当皇帝的男人会专情,更不信少冉的深情。 一个她受尽宠爱,另一个她却是废后,阿缘迷糊了,不知哪一个少冉在梦里,又是哪一个少冉在梦外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 虐渣文。 这篇文是因为一首纯音乐
文案:
  她是深宫里长大的公主,更是两国联姻的棋子,不信当皇帝的男人会专情,更不信少冉的深情。
  一个她受尽宠爱,另一个她却是废后,阿缘迷糊了,不知哪一个少冉在梦里,又是哪一个少冉在梦外。
  =======================
  虐渣文。
  这篇文是因为一首纯音乐而想写,所以木有跟其他文一样附歌词。音乐名《Missing You》,作曲S.E.N.S.
  内容标签:? 宫廷侯爵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 ┃ 配角: ┃ 其它:
?
?
第1章?
  阿缘曾清楚地记得,那天是正月初一。
  她在响彻整个皇宫的礼乐声里醒过来了,都这么晚了,宫人却没有来唤醒她。
  “玉安,玉安?”她略带怨气地唤道。礼乐都起了,她这个皇后却没有出现,像什么样子?
  没有人应她。
  阿缘不得不起身,掀开锦帐去看这些被自己宠得不懂规矩的宫人在做什么。锦帐外原该有守夜的宫女,可此刻空荡荡的,寝殿里只余她一个,仿佛被人遗忘在这里。
  “玉容、玉梅?”阿缘气坏了。这样重要的日子,她们一个个都跑到哪里去了?“人呢?不知道今日是重要的日子么?”
  每至正月初一,帝后总会一同出现在皇城兴庆门门楼上,赐众人以福泽。于普通百姓,这是一年之中唯一一次得以见天颜的机会,尽管被禁军重重阻隔。少冉素重民心,对此事也甚是看重,只怕又要与她置气。
  没有人回应她,任她气急败坏地将所有人都唤了一遍,似乎她们都忘记了皇后还在这里。
  方才还暖融融的寝殿突地凉了起来,门窗分明紧闭着,也不知这凉意从何而起。阿缘想找一件外衣披上,可环视一周,竟找不到。
  她刚刚才从床上起来,只不过一转身,那床却变了样子——精致的雕花变得破败,床前锦帐烂成了一缕一缕,床上的被褥也成了一堆破棉絮。
  这是怎么回事?
  她疑惑地望向四周——殿内的一切都变了,本该鲜亮的漆色褪色发白,木面上现出裂纹来,墙角蛛网重重,地上灰扑扑地仿佛已很久没有打扫。
  突如其来的改变令她惊慌不已,废墟一般的荒凉景象更令她害怕,顾不得寻找外衣和鞋子,她踏着冰冷的地砖,尖叫着跑了出去,一面跑,一面呼唤着此刻唯一能安抚她的人的名字——少冉。
  礼乐声声,从她醒来的那一刻就不曾停止,只不过在她听来,愈来愈诡异幽怨。往年的礼乐是这样的么?还是今年换了新的礼乐?
  若是换了礼乐,她怎会不知晓?
  正殿同样破败不堪,门被锁了起来,她推不开,只听得外面的门锁铛铛地敲在木门上,紧紧地锁住她唯一的出路。
  她将自己能想到的人尽数唤了一遍,可谁也没有应她,整个景阳宫好像都空了,除了她再无别人。
  阿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她记得前一夜一切还和平常一样,景阳宫也不是现在的模样,轮到玉安守夜,也该她唤醒自己。
  她哭喊了一阵,门外终于有了回应,却是她不认识的声音:“吵什么?再吵今天就不给饭吃了!”
  阿缘愣了愣,半晌才意识过来,她这是被囚禁了?
  可昨夜不还好好的么?
  “本宫可是皇后,你好大的胆子,敢这样与本宫说话。快放本宫出去,否则休怪本宫无情!”她不信一夜之间能发生这样天翻地覆的变化,一定是有什么弄错了。
  “皇后?呵呵。”门外的人冷笑起来:“疯病又犯了?早几年前你就不是皇后了。听见外面的礼乐没有?正宫皇后正在兴庆门陪着皇上呢,醒醒吧你!”
  她不是皇后了?什么时候的事?
  “胡说!”她不信,她明明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一切,昨晚她还好好的是皇后,怎么会早就不是皇后了?
  “唉,你就这么疯着吧。”那人不愿再继续搭理她,说着半同情半无情的话走远了。
  “不许走!放我出去!”阿缘重重地拍着门,尖声大叫。
  “娘娘、娘娘——”
  伴着玉安急切的轻唤,阿缘猛地醒了过来。她惊出了一身冷汗,惶恐地张望殿内一切——一切如常,神色紧张的宫女们围绕在她床边,烛光照得满殿通明。
  原来只是一个梦,她轻轻吐出一口气,呼吸渐渐平缓。
  眼角有一滴泪,快速地滑过眼角,没入枕间。
  “什么时辰了?”阿缘有些疲惫地问。她大约是像梦里一样大喊大叫了一阵,喉咙都有些嘶哑了。
  “回娘娘,该起了。”玉安回答道,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她。
  阿缘却什么也不想说,只淡淡道:“伺候本宫起身吧。”
  正月初一却发这样的噩梦,着实不吉利。
?
?
第2章?
  “人非风月长依旧,破镜尘筝,一梦经年瘦……”【1】
  “怎么听这样悲的曲子?”少冉突然出现在她身边,令得阿缘怔了一怔。
  阿缘看着他的眼睛总会有点心虚:“宫人送了词本上来,这阙词看着雅致,就叫他们唱来听听。”她给玉安使了个眼神,玉安便立即叫音声人们停止演奏,又取来词本双手奉上。
  阿缘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男人的眼睛都是这样似乎能看穿一切的,但少冉是,她父皇也是。不一样的是少冉的眼神总是很温和,而父皇的眼里满是算计。
  也许是因为少冉在梁国当了那么多年质子的缘故,从一个质子到归国登基,他吃了很多苦,也因此而愈发温柔。
  “这是太常寺叫人送来的新作的词本,这次的词雅致多了,你瞧瞧有没有想听的。”阿缘翻开词本,递到他面前,眼中满是期盼。
(电子小说吧:www.dzxs8.com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