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小说吧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电子小说吧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装迷情 >

一梦经年之春尽夜+番外 by:糍粑鱼(23)

时间:2019-09-24 21:08 标签: 宫廷侯爵
这香雪担忧地望着阿缘。阿缘毕竟年纪小,万一公主脾气来了,与正生气的皇上互不相让可怎么办?再说了,皇上平日里倒是斯斯文文的,可谁知道发起火来会不会变得很野蛮? 没关系,不用担心。阿缘心里也慌,却还安慰着
  “这……”香雪担忧地望着阿缘。阿缘毕竟年纪小,万一公主脾气来了,与正生气的皇上互不相让可怎么办?再说了,皇上平日里倒是斯斯文文的,可谁知道发起火来会不会变得很野蛮?
  “没关系,不用担心。”阿缘心里也慌,却还安慰着香雪:“你别慌,等本宫回来就是。”
  香雪也没别的法子,只能目送阿缘离开。
  待肩舆停下,阿缘跟着王公公走了几步,才发现前方是少冉处理政务的宫殿,不由得更担忧了几分。
  她看了王公公一眼,那眼神已不掩求助之色了。
  王公公只是退到一旁,低声道:“娘娘当着皇上的面可要坦诚些。”
  坦诚些?什么意思?可不等她问,王公公已经退出好几步了。阿缘不得不硬着头皮,对自己发狠,咬牙走了进去。
  这种地方是不许后宫女眷进入的。虽说历朝历代都少有人遵守,阿缘进宫这两年多,就算少冉再和气也从不逾越。这里的一切都和她宫殿里不一样,充满男子刚硬之气,桌案柜子棱角硬朗,连空气中弥漫的淡香也是一股冷涩的味道,不若她喜爱的甜香怡人。
  少冉负手站在窗前,似乎在看窗外的景色;他身旁的桌上除了文房四宝和少量尚未批阅的奏折,面上空得很;桌子一侧有一只很大的箱子,里面放着许多画卷,阿缘倒不知道他这么爱画。
  她心想自己犯了错,大约主动开口怎么说都是错的,不如等他先开口呵斥自己,便垂着头一语不发。
  可少冉就像是没发现她的存在似的,就那样一直看着窗外,令她不得不偷偷挪一下脚才能继续稳稳地站下去。
  难道他想罚她站一晚上?
  这时少冉却转过身来,阿缘偷偷地觑了他一眼——那脸色仿佛冻了一层秋霜一般——赶紧又垂下眼去。
  “过来。”少冉冷冷地吐出两个字。他在椅子上坐下,不耐烦地用指尖敲了敲桌子。
  阿缘小步小步地挪了过去,做好了被一顿臭骂的准备。
  “看到那些画了么?”少冉指了指桌子旁边的箱子。
  阿缘似懂非懂地“嗯”了一声。她有点糊涂,这种时候提到画是要做什么?
  “拿一卷出来,在桌子上打开。”少冉又下了指令。
  阿缘着实想不到在画上能做什么文章,便又走得近些,取出一卷画,在少冉面前摊开。与少冉靠得越近她越忐忑,连手都在发抖。
  画卷在她指下一点点露出画面,先是发髻和发饰,紧接着是一双顾盼生辉的眸子,紧接着是樱桃素口,再下面……阿缘将剩下的部分快速摊开,心里更乱了。
  不用说,剩下的画大约也都是这样的美人,可他要她看这些美人干什么?
  阿缘愈发不敢抬头看少冉。
  “这些都是他们送来叫朕选的,朕若是叫人拿走扔掉,便一而再再而三地想了法子送进来。朕原以为你也是不喜欢的,但朕错看你了,你想必也是很喜欢宫里再热闹些。既然如此,画都在这儿,你且看看哪些看着面善,朕明日就叫人去迎,等你回宫就能看见她们。”少冉的话音带着不容反悔的意味,阿缘听出来了,一张小脸顿时涨得通红。
  千算万算,她没想到少冉会这样惩罚她。
  “这个不合意?还有许多,就那幅吧。”少冉指了另一幅画,见她仍无动静,便亲自将画取了出来,仍在桌面上打开。
  “如何,这个可好?”少冉又问,还颇用心地评价道:“这个看着倒是个良善的,相处起来应当很容易。模样也美,朕最喜欢这种顺和的面相。”
  阿缘只觉思量过的话都梗塞在喉间,吐不出来。
  “这个也不喜欢?”少冉不耐烦地问。见阿缘仍是不答,他又取出一幅打开,洋洋洒洒地赞赏了一通。
  阿缘心里难受极了,连他说什么都听不进去,哪里还看得进上面画的人几条眉毛几只眼睛?
  先前带着那些官家女郎去见他,还说出那些场面话时,她并没有这么难受;可眼下他亲自拿画卷品评,看起来真是要纳妃的样子,她心里就像是被人捏的紧紧的,疼痛一阵阵地传开。
  少冉画越拿越多,最后直接抱了好几卷扔在桌上,大声道:“你选啊,先前开开心心地直接带人来给朕看,怎么现在不说话?”
  两人成亲这么久,他还是头一回对她这么凶,眼神像是在看陌生不相干的人,语气更是丝毫怜惜也没有。
  阿缘呼吸一滞,只觉周身的烛光都昏暗了下来。原来他除了手段狠厉,面目也有这么骇人的时候,这是一个她全然陌生的少冉。
  “娘娘当着皇上的面可要坦诚些。”王公公的话不知怎地进入了她的脑海。
  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绳,阿缘再顾不得细想,脱口而出:“我不选,一个都不选!也不要别人进宫来陪我!”激动之下,她用力一拂,令桌上的画卷尽数散落在地上。
  看那些绘着各样美女的画滚了一地,阿缘心里突然一松,脑子也渐渐清醒过来。
  她刚刚做了什么?
  阿缘缓缓抬头,自入殿以来第一次光明正大地看着少冉,只是眼神与面容一样呆滞。
  她……她冲他大喊大叫,还做出这么粗鲁失礼的事……是梦吧?为什么偏偏不是梦呢?她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  她呆呆地望着少冉——他也有刹那失神,但不过是很短的片刻,那仿佛被冰凝固了半个晚上的唇角融开了,上扬起来。
  “你还有脸哭?”他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前,表情又像平日一样温和了,话里却还有浓浓的不满。少冉捧着她的脸,用指腹抹去她的泪——夏人习武,指腹有些粗糙,却不减温热。“到现在一句认错的话不说,开口就是发脾气,还掀我的桌子,你可真威风。”
  阿缘的心被他高高吊起,又狠狠摔落在地,本以为要碎了,却发现他的手在下面稳稳接着。
(电子小说吧:www.dzxs8.com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