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小说吧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电子小说吧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装迷情 >

一梦经年之春尽夜+番外 by:糍粑鱼(24)

时间:2019-09-24 21:08 标签: 宫廷侯爵
是你先大声的她眼泪流得愈发狠了。 少冉没等到半句道歉,反叫她揪住了错处,一时哭笑不得。眼下的境况却容不得他再与她争辩谁先错,只得将她抱在怀里,温声软语地哄着。 第17章 阿缘一晚上没回去,香雪也担心了一整
  “是你先大声的——”她眼泪流得愈发狠了。
  少冉没等到半句道歉,反叫她揪住了错处,一时哭笑不得。眼下的境况却容不得他再与她争辩谁先错,只得将她抱在怀里,温声软语地哄着。
?
?
第17章?
  阿缘一晚上没回去,香雪也担心了一整夜,直到第二天一早,王公公打发人来让她去服侍阿缘更衣梳妆,她才松了一口气。
  尚未进门就听到阿缘与少冉的笑闹声,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,听阿缘不若平日那般端着的话语,倒觉得他们感情比先前还好些,香雪心里才算是踏实了。
  “唉,你讨厌,别捣乱!”阿缘两只手紧紧按着头发坐在床沿,身子扭来扭去地躲着少冉。
  “怎么这么小气,让我试试又如何?”少冉也没了平时正经肃然的样子,手里还捏着她一缕乌发。
  这时阿缘听外面宫人通传说香雪带着服侍她更衣梳妆的宫人到了,顿时像是看到了救星:“香雪你可算来了!快进来,帮我把头发盘起来,别让他捉去玩。”
  “怎么就是玩了,天底下能叫皇帝帮她梳头发的女人可没几个。”少冉不满地抱怨道:“偏你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
  “那你倒是先把自己的头发盘好给我看看。”阿缘眼睛瞪得圆圆的,两人闹到现在,还都衣冠不整披头散发,简直不成样子。
  “这一点你可就没我大方。”少冉很认真地自夸:“我正等着你替我盘发呢。”
  “你自己说的可别后悔,我只会编双环髻。”阿缘笑嘻嘻地去捉他披垂在肩上的长发。少冉斜倚着床屏,她这一扭身,便离他很近很近。
  床屏上绘着清池莲花,是梁国画师的手笔,笔墨简拔,意趣盎然。莲花本是清新脱俗之物,这画又将其脱俗拔高几分,将其他物事比得俗不可耐。可少冉倚着床屏,狭长凤眸里透着慵懒,轮廓清晰饱满润泽的双唇曲成似笑非笑的弧度,乌发蜿蜒至肩上,半没在松散的衣内,令她不由得想起“秀色可餐”四个字。
  那精致清丽的床屏在她眼里便过于清冷了,尚不及他这张脸摄人心魂。
  少冉是长成这个样子的么?
  她素知少冉相貌清俊,可从未觉得这般……这般引人遐思。
  唇上一热,阿缘从遐思里清醒过来,却是少冉手按在她脑后,对她使坏。
  他吸吮着她的唇瓣,以舌撬开她的贝齿,令她与自己唇舌交缠。阿缘惯是羞于如此,以往少冉多半浅尝辄止,今日却步步紧逼,阿缘倒也不似往日那般抗拒。
  香雪捧着阿缘的衣服绕过屏风,未料会见到如此场景,立即面红耳赤地退回到屏风外。
  香雪退得急,鞋底在地板上擦出声响来,惊动了他们两个。
  少冉这才松开阿缘,阿缘则捂着涨红的脸瞪他,只是那目光水色盈盈,将气急也晕染成娇羞。
  少冉唇间溢出一声轻笑,继而双目朗朗,理直气壮地指责她:“是你先露出一副要吃掉我的样子,为了满足你,才会发生方才的事。”
  欸,她刚才怎么会觉得他秀色可餐?那双眼睛、还有那勾起的唇角分明邪恶透了!
  “谁……谁想吃掉你,你……你又不好吃!”阿缘被他的无耻气得话也说不利索了:“都怪你,让香雪看去了,羞不羞?”
  屏风后的香雪也是哭笑不得。从前玉美人莫说是这样的事,便是每回临幸,都会唤近身宫女去为她擦身子,倒是见怪不怪。只是阿缘年纪还小,她是怕阿缘害羞才躲起来,果不其然阿缘于这种事不若玉美人放得开。
  “那你方才还盯着我瞧,口水都流出来了。”少冉见她臊得满面通红,更是起了兴逗她,说得一本正经。
  她方才是那种样子吗?阿缘侧过头去,悄悄拿手指拭了拭唇角。
  少冉哈哈大笑。
  “你胡说!我才没有!”阿缘这才悟过来被他骗了,气他坏,又气自己不知怎么地就犯了傻,抓了只软枕砸在他身上,便逃也似的去找香雪了。
  自那以后,两人相处时比以往亲密得多,少冉但凡得闲,便几乎与阿缘寸步不离。有时阿缘骑马去周边遛弯儿,少冉也定要跟着,还迫着阿缘与他同乘一骑。若是从前,阿缘定是有些排斥,不愿与他这样亲近的;可如今倒是很欢喜。以前见了什么趣事,她总是说给香雪听,如今也都攒着一并告诉少冉了。
  “有一只白色的小狗,不知是从哪里来的,每天都会来要吃的东西,它很乖,给什么吃什么。前天没有来,昨天倒是来了,可是不知道被哪里顽皮的孩子打得鼻青脸肿,我叫御医给它治,御医很为难,才知道原来御医是不太会治小狗的,要寻兽医。”
  “清晖园里有许多知了,午休时总是一起叫唤,好大声。昨日见宫人粘知了,我也试了一下,很有意思。”
  “我养在后窗下的香魂花开了,清晨听见鸟鸣,打开窗子看见两只鸟在花丛里玩耍,叫声可好听了,仿佛在说花好香的样子。”
  “前几日户部侍郎的妻子求见。她与她夫君都是从梁国过来的,同我说了不少梁国旧事。她说了许多梁国不好的地方,可是梁国再不好,皇帝也还是我父皇,她说话又不公允,好像梁国没有一点好处似的。我很不喜欢,就没有留她用膳。夜里想起来又觉得自己小气,你说我是不是该再召见她一次?”
  以往和少冉说话,她总是费尽心思找话说,只望他愿意听,累得很。像现在这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她自己轻松许多,看少冉的样子,也是比从前更开心些。
  两人若是骑马骑得远一些,便能看见一些村落。阿缘从未见过田埂,好奇得很,一定要下去走一走。她鞋履轻软,少冉怕她滑倒,一路牵着她小心翼翼地走着。田埂上种着柳树,柳枝已经不嫩了,阿缘便只掐了靠近尖尖的那一段,又摘了些不知名的野花,编了个小镯子戴在腕上。
  “好不好看?”阿缘将戴着花环的手腕举到少冉面前:“小时候宫人经常会编各种有意思的小玩意儿逗我们开心,我一直想试试,可是母妃不让我碰,说不是一个公主该做的事。”
(电子小说吧:www.dzxs8.com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