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小说吧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电子小说吧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装迷情 >

一梦经年之春尽夜+番外 by:糍粑鱼(38)

时间:2019-09-24 21:08 标签: 宫廷侯爵
男人原本只是牵着她的手,因阿缘挣扎而不耐烦,突然改了主意,竟打横将她抱起。 这下连玉梅也吓坏了。 皇上,求您放下娘娘吧!玉梅跟着他一路央求着,他自己都还走不稳呢,要是摔到娘娘怎么办? 他力气比阿缘大许多
  男人原本只是牵着她的手,因阿缘挣扎而不耐烦,突然改了主意,竟打横将她抱起。
  这下连玉梅也吓坏了。
  “皇上,求您放下娘娘吧!”玉梅跟着他一路央求着,他自己都还走不稳呢,要是摔到娘娘怎么办?
  他力气比阿缘大许多,阿缘掐他也不肯放手;然而他步子又踉踉跄跄的,阿缘不得不紧紧抱住他的脖子,以免摔下去,同时脸色苍白地求援:“玉梅救我!”
  “不许吵!”男人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打算,反倒将她抱得更紧了。
  阿缘的心同她的人一样悬在空中,无可奈何,玉梅又不管她,一气之下低头咬他的肩膀。可他的r_ou_结实极了,她咬也咬不动,反倒咬得牙都酸了。
  “你……你喝醉了么?朕可不是吃的东西。”他醉成这样,竟然还笑着说她醉了!
  阿缘正欲反唇相讥,身子却开始往下掉,吓得她整个人都攀在他身上:“你想干什么!”
  “朕只是想把你放在床上。”男人的语气很是无辜。
  阿缘将信将疑地松开一只手去摸,果然摸到床上的帐子,立即连另一只手也松开,滚落在床上,手脚并用地钻到床角,用被子裹住自己。
  玉梅一直跟在他们身后,总算有了说话的机会:“皇上,请让奴婢服侍娘娘洗漱更衣罢。”她一边说着,一边走到两人中间:“卫公公去取解酒茶了,请皇上先在那边歇着吧——啊——”
  皇帝突然一把将她推开,玉梅一时不防,惊慌得尖叫了一声。
  “滚出去!朕与爱妃要歇息了,不许任何人打扰。”他说着,靠在阿缘身边坐了下来,抢过被子仍在一旁,抬手去解她衣衫:“时候不早了,我们歇下吧。”
  “放开我!”阿缘捂住胸口,连滚带爬地往另一边爬,一心只想离他远远的。
  谁要和他一起睡?她不记得他,他还醉醺醺的!“玉梅?玉梅?”她连声叫着。她看不见,自己下床只怕要摔倒,要玉梅帮忙才行。
  玉梅却没有应声。
  皇上要宠幸娘娘了,她能阻拦么?私心里她也不愿意阻拦,这一天等了这么久才来,若是今日不成,还有没有下一回?
  即使娘娘不得不受点儿委屈……就算娘娘什么都忘记了,可也改不了她仍然是皇上的妻子这个事实是不是?
  玉梅垂下眼,咬牙不去看阿缘此刻的表情。
  “你别过来!”阿缘哭喊着,往床榻边沿爬去,却被拦腰抱起扔回到里面。她喊着玉梅的名字,却一直没有回应,她眼睛还没好,看不见玉梅低着头,已悄悄地退出去了。
  直到听见门合起来的声音,阿缘才明白玉梅不会帮她。
  皇帝要宠幸他的女人,宫人怎么会帮着主子抗拒呢?
  阿缘满心都是绝望。她一番摸索,终于摸到枕头,牢牢地护在自己身前。
  “我不记得你,你不要碰我!”她带着哭腔大声说道,一边说一边挥舞着枕头,试图用一只软软的枕头击退男人:“你有那么多妃嫔,你去找她们侍寝,不要找我!”
  她哭得那么伤心,那么拼命地抗拒,令正在迫近的男人顿住了,没有再更接近她。
  “朕每日都同她们一起饮酒作乐。”他忽然说道,仍然带着醉意。这里的床榻很旧了,他重重地躺下去,发出轻微的吱吱嘎嘎的声音。
  她紧紧捏着枕头,缩成一团,泪还挂在脸上:“那你去找她们啊,来找我做什么?”
  “同她们在一起,朕高兴不起来了,朕不想让她们陪。”男人闷闷地说。
  “那你和我在一起也不会高兴啊,我又不记得你,你跟我说什么我都听不懂。”阿缘很是委屈:“你也可以再选新的妃嫔,为什么要来折腾我?”
  男人认真地想了想,也是很疑惑:“也是,你又不记得朕,朕来找你做什么?”
  “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?”阿缘直想一枕头扔过去。
  “你脾气又坏,还跟朕顶嘴,朕怎么会来找你呢?”男人已然沉入了认真的思索中。
  “你才脾气坏!本公主哪里脾气坏了?!”阿缘只觉一股熊熊怒火从心里直燃到脑袋,手中枕头就不受控制地飞了出去。可惜她看不见,枕头飞到地上去了,并没有砸中他。
  找上门来欺负她,竟然说她脾气不好?到底是谁的脾气不好!
  “你以前脾气很好,从来不会这样。”男人不知怎么地开始回忆往事,还叹了一口气:“你果然骗了朕,以前温顺的模样都是假装给朕看的。”
  听到这句话,阿缘满腔的怒火倏然消散得一干二净。
  她听玉梅说过从前的事,即使不是全部的事实,也八九不离十了吧。一个耍得她死心塌地的人,自己就是一个大骗子、却还要说别人是骗子的无耻之徒,她跟他生什么气呢?
  跟这种人生气有什么用?他嘴里有几句真话?
  “她不是骗子,她是傻子。她傻到全心全意相信你,傻到明知不对也不去怀疑,她因为你变成了整个皇宫里最蠢的女人,你却认为她是个骗子。”阿缘冷笑道:“若非我眼睛坏了行动不便,绝不会和你这种人待在一间屋子里。”
  男人却没再说话。良久,阿缘听到他平稳而悠长的呼吸声。
  阿缘:“……”
  她跟一个醉鬼说什么话?她还跟一个醉鬼那么认真?
  阿缘抱着枕头缩在床角,坐了一整晚。
  清脆的鸟鸣响起的时候,天也该微微亮了。
  男人翻了个身,因宿醉头痛哼唧了一声,继而迟疑地问:“朕怎么会在这里?”
  阿缘半张脸都闷在软枕里,不搭理他。
  她疏离的态度十分明显,仿佛他对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。
(电子小说吧:www.dzxs8.com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