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小说吧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电子小说吧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装迷情 >

一梦经年之春尽夜+番外 by:糍粑鱼(43)

时间:2019-09-24 21:08 标签: 宫廷侯爵
阿缘的手顿住了。 她不过是想去外面看看,瞧瞧这位夏国皇帝究竟有什么y-in谋,竟然就会要了他们的命? 阿缘脸色发白。已站在宫门前,却不能推开门看一眼,她不甘心;可若是这么做了,这些人命就算在她头上了。 这一
  阿缘的手顿住了。
  她不过是想去外面看看,瞧瞧这位夏国皇帝究竟有什么y-in谋,竟然就会要了他们的命?
  阿缘脸色发白。已站在宫门前,却不能推开门看一眼,她不甘心;可若是这么做了,这些人命就算在她头上了。
  这一招虽然简单,但是恶毒透了。
  阿缘站在那里,没有推开门,但也没有离开的意思。
  侍卫不得不继续恳求:“请娘娘体谅属下和兄弟们。”
  阿缘终于不甘地垂下了手,将手缩回狐裘里。她能怎么办呢?当真视这些人命如无物么?
  正待转身离开,却听见外面传来一道高亢的女声:“本宫协助贤妃掌理六宫,后宫竟然还有本宫进不得的宫殿?滚开!”
  她想出去,还有人想进来。
  阿缘望向侍卫:“外面的人是谁?”她就说皇宫里怎么会没有别的妃嫔。她是皇后,却从无人来请安,也从不管后宫诸事,这事从里到外都透着古怪。
  外面的侍卫同里面这些一样,都只会重复那几句话:“皇上有令,还请娘娘不要为难属下。娘娘若想进去,只要有皇上手谕,属下一定不拦着娘娘。”
  “你敢威胁本宫?”外面的女人气急败坏地叫嚷道:“你以为本宫不敢去请旨?你是什么东西,敢这样对本宫说话!”
  门内的侍卫侧过脸去看向宫门,露出同情的神色。
  “大约是谨昭容。”另一个侍卫回答道。
  “听起来似乎是个不太讲道理的人。”阿缘也很同情宫门外的侍卫,又觉得那个男人真是用心良苦,就算里面的侍卫没拦住她,外面还有一拨呢。
  谨昭容发起脾气来,似乎是止不住的样子。
  阿缘听到她说:“以为本宫不知道么?里面不过是个被废多年的梁国贱人,又不是什么正经主子,你们这么忠心地守着她,能得到什么?皇上能厌弃她一回,就能厌弃第二回!新皇后可马上就要册封了,你们觉得她会容忍宫里有向着废后的奴才么?”
  “梁国贱人”,必是说的她了;可“废后”是怎么回事?
  阿缘望着门内的两个侍卫,他们却齐齐垂下眼,一副没听到的样子。
  整个宫殿静悄悄的,仿佛失去了生气。连平素沉稳的玉梅看起来也有些惶惶,只有女人像是无事一般,逗弄着笼子里的鸟儿。
  “今日冷,怎么不多穿些?”男人在她身边坐下,见她穿着梅红薄衫,关切地问道。
  殿内暖和极了,阿缘若是再穿厚些便要捂出汗来。她只是逗着那只凤头鹦鹉,仿佛没有听见男人说话,又像是不知道身边有人似的。
  往日便是不愿意搭理他,也会先不情不愿地看他一眼。
  “发生了何事?”男人问侍立一旁的玉梅:“谁令她不开心了?”
  玉梅小心翼翼地看了阿缘一眼,垂着眼睛小声说道:“娘娘她……知道了。”
  知道了为何不许她迈出宫门的秘密。玉梅没说出来的话,他自己心里有数。
  “是谁说的?”男人脸色铁青:“朕说过的话,你们都当耳边风么!”
  “不许对玉梅发脾气。”阿缘终于出声,却是为了维护玉梅:“不是这个宫殿里的人说的,你还迫着他们骗我,凭什么对他们发脾气?”
  她说得毫不客气,他的语调便低了下去,仍是问玉梅:“究竟是谁?”
  “玉梅不知道,只有我听见了。你去问你的侍卫,盘问我的宫女做什么?”
  她一次又一次地忘记他,对玉梅的遗忘却不像忘记他那么彻底,也总是袒护着玉梅。
  男人看了玉梅一眼,似乎有嫉妒,又似乎全是无奈。他一语不发,起身向门外走去。
  “娘娘,皇上他并不是有意要骗您,他只是……”玉梅小声说道,却被阿缘打断。
  “你还替他说话,你以为我不气你么?”在男人面前袒护玉梅的阿缘丝毫不遮眼自己的怒气:“我当你是最可信的人,你却帮着他骗我,你们究竟想怎么样?为何要瞒着我?”
  “瞒着您是为了您好!”玉梅抬起头来,双眼微润:“是奴婢提出来的,是奴婢让皇上瞒着娘娘的。娘娘忘记了一次又一次,明明每一次都有机会翻身,却都因为知道真相而毫不在乎。既然都已经忘了,皇上也回心转意了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不好么?皇上说过,会将皇后的位置还给娘娘,只是情势复杂还需要一些时间。奴婢不想再让娘娘在残破的冷宫里过苦日子,希望娘娘好好的,奴婢还希望皇上能为了娘娘将大皇子接回来。娘娘不记得大皇子了,奴婢却记得,奴婢不忍心看着那么乖巧的孩子在梁国受苦!”
  眼泪抑制不住地从她眼中滚落下来:“娘娘当然不在乎,因为每一次娘娘都会全部忘记,可是娘娘想过身边的人么?奴婢是卑贱之人,可奴婢也是人,也有心!原先娘娘眼睛看不见,也照顾不好自己,好几回奴婢都觉得绝望极了,也想过一死了之,死了就不用一次又一次地去想以后该怎么办。可是奴婢放心不下娘娘,也挂念着身在梁国的大皇子,奴婢把娘娘和大皇子当做亲人了,再苦也舍不下。娘娘,奴婢照顾您这么久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您就不能体谅奴婢一次、好好地对待皇上么?”
  玉梅从不大声说话,也不曾在她面前抱怨过什么,此时她声泪俱下地说出在心里藏了许久的话,阿缘才第一次认真地审视这个唯一令她觉得亲近的人。
  从前的事情她忘记了,所以全然不苦恼,可她从没想过身边的人会怎样痛苦。她不记得曾住过冷宫,不记得曾经眼盲,更不记得曾受过怎样的苦,可那些日子玉梅记得,那些苦痛也只有她一个人知道。
  经历了那么多的苦与痛,却无人能慰藉。
  “对不起,”阿缘低声说道:“我不是故意要忘记的。你别哭,你瞒着我的事,我不怪你了。”
(电子小说吧:www.dzxs8.com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