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子小说吧-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
电子小说吧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古装迷情 >

一梦经年之春尽夜+番外 by:糍粑鱼(44)

时间:2019-09-24 21:08 标签: 宫廷侯爵
待皇帝再回到殿内,看到的便是眼睛红肿的玉梅和面色平静的阿缘。 朕已查明那些话是谨昭容说的。他是来给阿缘一个交代:朕会惩处她,令后宫没有人再敢犯同样的错。 她说的是实话,为何要罚她?阿缘淡淡道:我的确是
  待皇帝再回到殿内,看到的便是眼睛红肿的玉梅和面色平静的阿缘。
  “朕已查明那些话是谨昭容说的。”他是来给阿缘一个交代:“朕会惩处她,令后宫没有人再敢犯同样的错。”
  “她说的是实话,为何要罚她?”阿缘淡淡道:“我的确是废后,这是事实。”
  男人神色有些紧张,他深深凝视着阿缘,却并没有在阿缘脸上看到丝毫异样。
  “你曾经是废后,但以后不会了。”他的声音低沉而郑重:“给朕一些时间,朕一定能办到。如今朝中对梁国有些异见,朕需要时间说服他们。”
  我并不是很想做你的皇后。
  他从她眼中看到这样的情绪,但不知为何她并没有像从前一样说出口。
  男人面上浮现出喜色。他握着阿缘的手,将它们放在自己心口:“相信朕,好么?”
  阿缘瞥了玉梅一眼,望见玉梅亦是满面笑容,便没有言语,垂下眸子盯着鞋面上的珍珠流苏。
?
?
第30章?
  谨昭容到底还是受罚了,是玉梅告诉她的,被废为庶人,如今安置在另一处更加偏僻的冷宫里。
  “又是庶人。”阿缘笑了笑:“他还真喜欢这样的惩处。”
  “娘娘,皇上都是为了您。”玉梅担心她又要对皇帝冷言冷语,便站在皇帝这边替他说话。
  “我知道,你放心吧。”阿缘低下头,指尖一圈圈地描摹着衣袖上绣的花。
  封后的事情并不顺利,从他鲜少提及此事便能看出来。阿缘本就不在意,也从不催促;倒是他见阿缘总不问,隔一阵子便寥寥几语提一提。
  尽管答应了玉梅不和他作对,阿缘还是不能容忍他碰自己。有几回玉梅在时,他又将她的手拉过去放在怀里,阿缘便忍着不缩回来;玉梅是个知趣的,见他们两个亲昵,每到此时总会寻由头离开。
  等玉梅一关上门,她就将手夺回,再不许他碰。
  如是几次,他便明白了,不是她突然想通了,也不是她羞涩,只是做给玉梅看。
  “你应许了玉梅什么?竟然要做戏给她看。”想到自己为她做了这么多,在她心里连个宫女都比不上,男人便极度不平衡。
  阿缘回头看了看紧闭的门,窗纸外并没有人影,这才低声说:“我什么也没有应许她。只是看见我不忤逆你,她会开心一点,玉梅照顾了我这么久,我想让她心里舒坦些罢了。”
  至于他是不是舒坦,她是顾不上了。
  “你现在就在忤逆朕。”男人不满地说道。
  阿缘白他一眼:“现在她看不到。”
  男人语塞。若是玉梅在,他同她亲昵多少有些不自在;可若是玉梅不在,她先前怎么样,现在仍旧怎么样。总之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好处可占。
  “听说我养过一个孩子,虽然不是亲生的,但胜似亲生。”阿缘犹豫了几日,终于提起阿炎:“你把他送去梁国了,能叫他回来么?”
  “若是他回来,你就肯真心待朕?”男人反问道。一个宫女已经比他重要了,再来一个她亲手养大的孩子,他便是做再多,在她心里又能有什么地位?
  “他是你的亲生骨r_ou_!”阿缘皱起眉头:“难道你从不曾怜悯他?梁国说要质子,你就把他送去了,他那时还那么小……”
  她不知道阿炎被送去梁国的真实原因。男人从她的话里听明白了这一点,这才能仍旧保持平静。
  “朝中事情很多,等忙完了这一阵再说吧。”他没有给出承诺,但也不断绝她的希望。
  她也没有坚持:“那等你忙完了,记得告诉我。”
  可是她没有等到。
  御膳房送来了她喜欢的玫瑰露,阿缘像往常一样喝完了,正待起身去散步,突然觉得唇角微热。
  “娘娘——!”她听见玉梅的惊叫。
  阿缘用帕子拭了拭唇角,垂眼一看,只见素白的帕子上染着触目惊心的红。血色发乌,像是中毒了。
  然后她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。
  她脑中闹哄哄的。
  先是玉梅的哭泣声,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;继而是一个男人向别人发怒的声音,也很远。
  远得似乎同她没什么关系。
  她神思飘荡着,寻不到一个着落,不知该往哪里去。
  后来慢慢地只剩下男人的声音。
  他说了许多话,她都听不清,也不是很想听。
  可男人不停地说着,让她避无可避。那声音越来越近,越来越清晰,到最后她终于清楚地听到了几个字。
  那是一个名字,是他在呼唤她。
  他在哀哀地呼唤着——未已。
  是未已,不是修缘。
  “你姑母是先帝皇后的小女儿,她出生不久,先皇后就因病过世。先帝十分伤心,为你姑母起名作‘未已’,期望与先皇后缘分未了,来世还能在一起。”母妃说起这段往事时,对先皇后多少总有些羡慕。
  未已,未已——有那么多的话还没有告诉她,有那么多的约定尚不曾为她实现,原以为还有很久很久的岁月要一起度过,却不想她这一生倏然已到尽头。此生所有的来不及,来世定然一一践诺。
  言未已,是她的姑母啊。
  不是言修缘,是言未已。也不是少冉,是少冉几乎从不提及的,他的父亲。
  兜兜转转,原来,这一个才是梦么?
  她还不想醒来,她想知道姑母怎么样了,毒有没有解药,姑母有没有活过来。
  然而似乎已日上三竿,香雪撩起了床前锦帐,刺眼的光落在她面上。她追寻着y-in影不想醒来,意识却越来越清晰,再也回不到梦里。
  阿缘再不情愿,也不得不睁开双眼。
(电子小说吧:www.dzxs8.com,免费全本小说在线阅读!记得收藏并分享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